• 1937日本炸上海火车站(资料)
    发布日期:2020-02-24 19:12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八一三”淞沪抗战时期,日军先后出动100余架飞机在上海市区狂轰滥炸,大片繁华街区化为断壁残垣,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沦为难民。

  由于上海北站陷于战火中,南站就成了陆上主要通道,中外慈善团体连日救济遣送难民,每天数千人,车站内外挤满逃难人群。

  1937年8月28日,日军声称由于中国军队聚集南市,将对这一地区进行轰炸。下午2时10分,由2架侦察机引导,6架轰炸机窜至南站上空。江西会馆正在遣送大批赣籍难民,其他难民也蜂拥而至, 约1800人在南站候车,其中有不少妇女儿童。飞机不断俯冲轰炸,投弹20余枚,当即炸死难民250余人,炸伤500余人,沪杭铁路交通枢纽毁于一旦。上海《立报》有如下记载:“站屋、天桥及水塔、车房当场被炸毁,同时在站台候车离沪难民均罹于难,死伤达六七百人。死者倒卧于地,伤者转侧呼号,残肢头颅,触目皆是,血流成渠……景象之惨,无以复加。”

  事件发生后面对国际舆论铺天盖地的抨击,日本方面狼狈不堪。南站一带远离交火地区,没有任何军事设施,《字林西报》记者巡行南市街巷,证实未见一名中国士兵。日本军方辩解说是“误炸”,诡称飞行员错把火车站货栈看作军火库,把候车的难民当成调动中的军队。 实际上,南站遣送难民早已众所周知,日军对南站及周边情况也了如指掌,所谓“误炸”之说只能是欲盖弥彰。理屈词穷的日本人声称照片是王小亭为了反日宣传而伪造的。

  这次轰炸,共炸死无辜平民1742人,炸伤1873人,炸毁及烧毁的房屋财产难以计算。

  1937年8月23日中午,日机轰炸南京路闹市区和浙江路,先施公司被炸,电线人被炸死,一位年轻的母亲横卧血泊,怀中的孩子只剩下两只血淋淋的脚。此外,还炸死570余人。

  同年8月28日下午2时,日机疯狂轰炸上海南火车站。上海原有南北两个车站,八·一三以后,北站处于战区,交通完全断绝,南站就成了陆路交通的唯一出口。当时上海及其附近的难民蜂拥而至,争相出逃、南站拥挤不堪。第一批四架日机首先向南站投弹炸死难民500多人。不一会,又有八架日机飞抵南站上空投弹,炸死200多人。车站天桥、月台、铁轨被炸得稀烂,地上满是焦黑残缺的尸体。月台上横七竖八躺满尸体,上面还压着铅皮和木板。广场上很多被炸死的妇女紧抱着无头缺肢的孩子。日机投掷的燃烧弹使车站及站外的外揭旗和郑家桥燃起大火,一时间烟雾弥蔓,哭声四起,满目疮痍,惨不忍睹。上海南站远离交火地区,根本没有军事设施,中军对南站的轰炸,完全是有计划的野蛮屠杀。

  9月18日,日机对上海东区杨树浦等地轰炸,投下多枚燃烧弹,致使那一带的工厂和居民区大火遮天,损失惨重。这天上午8时,怡和纱厂厂房中弹,打麻机当即起火。接着东百老汇路、公平路的公所住宅中弹,大火很快蔓延。此外,兆丰路仓库、百老汇路东一片住宅、培林洋行蛋厂等工业和居民区大火熊熊,被烧成焦土。

  在日机的夜以继日的狂轰滥炸下,上海遭到严重破坏。仅遭日机袭击的文教机关和学校(其中部分又遭轰炸又遭炮击)就达92个,其中被全毁的占75%。许多医疗卫生机构亦遭到轰炸。例如,8月18日、19日,日军先后轰炸高悬巨幅红十字旗的直如东南医学院和南翔红十字会第三救护队。

  关于轰炸破坏上海的情况,这里摘引一段1938年3月19日上海《密勒氏评论周报》的报道,即可一目了然:被毁的商店至少有10万家,其中包括店主的住宅和财产。这些商店或被焚毁,或被炸毁,或被轰毁,或被抢掠一空。我们倘驱车经过虹口、杨树浦、闸北和南市等处,但见两旁街道,尽成废墟,往往延长几里。在1932年淞沪战争后,约一里宽二里长的面积内损害颇重。这一次,三公里以上的面积内,往往片瓦无存,不足为奇。在许多地方,破坏的情况,简直难以形容。两路管理局附近的无数小店铺以及住宅,均遭不断轰炸,摧毁无遗

  知道合伙人教育行家采纳数:7307获赞数:151576工学硕士,从事机械行业,擅长英语,爱好历史。

  展开全部1937年8月23日至27日,以上海市区张华滨及上海南火车站一带的巷战展开,日军遭到中国国军突袭并产生意料之外死伤。不过因为日军陆军增援及海空军取得优势,日军迅速获得胜利,但是为了肃清中国顽抗的坚守残军以及展现军力,仍于张华滨战斗后之8月28日对于上海展开战略轰炸,而地点即为张华滨港区与上海南火车站之非租界地区。

  8月28日上午开始,越过港口的日军,出动百多架次的轰炸机于上海进行战略性轰炸。1930年代中期,上海共有上海北与上海南两火车站,上海北火车站因为处于战区,运输于8月中旬停止。因此上海南火车站成为上海唯一交通通道。8月28日下午1时45分左右,日军展开对张华滨周围要点展开轰炸。其中,日军飞机十二架次轰炸机执行任务时轰炸了南火车站(日军随后辩称为误炸),而该轰炸当场炸死700人,后经中方清算,上海南火车站轰炸所牺牲的上海市民共达千人左右。

  此轰炸进行中,任职于美国赫斯特新闻社之新闻记者王小亭所在办公地点,相当靠近南火车站。据王小亭自述,《中国娃娃》作品即是奔逃期间所拍摄作品。另外,依照相关16mm纪录片记载,轰炸过程中,中国一位救难人员越过废墟抱起一重伤幼童放置铁轨旁,并随即投入其他救援行动。而此被男子放置铁轨旁的待救援重伤孩童即是王小亭该《中国娃娃》的摄影作品主角。

  这巻赫斯特新闻社底片经王小亭冲洗后,随即被美的军舰自上海送往菲律宾马尼拉,再通过泛美航空飞机运抵美国纽约,并交售美国生活杂志,成为该周刊当期封面。该照片不但扭转美国对于中国抗日战争的观点,也造成该期周刊于全世界热销。据生活杂志估计,仅当期就有1.36亿人看了这张照片。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