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光邦×简弘亦 多谢你活得像星辰
    发布日期:2019-12-09 19:26   来源:未知   阅读:

  一人一画一深意,一笔一划一流年。其实我刚开始是准备画一条河,然后画着画着我就想画一艘船,但是这个船画的不太像我就想那就画几只海鸥吧,然后发现海鸥画的也不太像,不如就把海鸥画成山,于是就有了这幅画。

  “他们都说你一定会红的,就像你不知道的那些力量。”我想用简弘亦的单曲《你一定会红的》中的这句歌词作为这篇文章的开始,正如歌词所说的一样“你一定会红的”,在简弘亦的每一首歌的评论下面,总会看见这句话亦或是“简弘亦怎么还不火”,是啊每每听简老师的歌时总会发出这样的疑问,可能在《声入人心》节目之前很多人对“简弘亦”这个名字有些陌生,但我相信你的歌单里一定有过他的歌。

  很多人最开始听他的歌是因为那些翻唱的歌曲,《小幸运》、《你就不要想起我》、《问》、《你一定要幸福》等等,简弘亦用他独特的嗓音和对音乐独到的见解赋予了这些歌曲新的生命,因为翻唱走红却让很多人忽略了他作为唱作人的身份,直到《不染》的爆红才让我们看到作为唱作人的简弘亦,不止《不染》,还有《思美人》,《青云志2》中演唱《伤心花》等等众多大热影视剧的OST皆有简弘亦创作亦或是演唱。

  听歌的时候我很喜欢看歌曲下面的评论,那里承载着一群人的故事,看完故事再听歌曲又是不一样的感触,简弘亦每首歌下面都会有一群人诉说着他们的故事,有悲伤有幸福,他用歌声诉说着一段段动人的故事表达着深沉的情意,陪伴着这些人度过无数个日日夜夜。这个有着细腻温柔低沉嗓音的男人终于从我们的歌单中走了出来,走向了更高更大更闪耀的舞台。

  回顾即将过去的2019年,对于简弘亦来说是意义非凡的一年,“最大的收获我觉得第一个是我的巡回演唱会,也开到了我十年前心中梦想的场地北展剧场,再就是今年做了自己的第四张专辑,这张专辑的曲风、歌曲和呈现我都特别特别的满意,我觉得这是到目前为止自己最满意的一张专辑。”

  “因为歌曲现在还没有发完,往后我觉得每一首都是惊喜的叠加,在歌曲的风格和好听度上我觉得它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专辑,在有一些歌曲旋律上我觉得超出了我平常写流行歌旋律的美感,我自己写歌特别注重旋律之美,在这张专辑中有特别淋漓尽致的体现。”在采访中,简弘亦连用“特别特别”、“非常非常”的词来表达着自己对于新专辑的喜爱,当然这份喜爱与自信不无道理,截止目前整张专辑已经发表了五首歌曲,正如简老师所说每一首都是惊喜的叠加,让我们听到感受到了一个热爱音乐的人对于音乐最炙热真诚的心。

  “茧”其实就很像我们在生活中的一个状态,在生活中很多时候对未来是未知的,你不知道未来是“破茧成蝶”还是“作茧自缚”或者是其他的答案,生活最有意思的其实并不是说我知道这个结果是如何,而是在处于“茧”的这个状态下我是不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在这个过程中是能感受到幸福感的,我觉得这个是《茧?》这张专辑想表达的一种世界观,可能每个人都是从一个小小的“茧”慢慢慢慢变成一只蝴蝶。

  在我看来“茧?”无非就是“作茧自缚”或是“破茧成蝶”,记得采访当天我问了简老师“您觉得这两者相互矛盾吗?”那个时候简老师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他只是说“其实他们两个是可以共存的,这张专辑有一首歌其实给了答案。”当时的我以为所谓的“共存”就是我们常说只有经历了作茧自缚的痛楚与洗礼,才能有破茧而出、羽化成蝶的欣喜与升华,直到我听到了《作茧自得》这首歌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还有另外一种可能,简老师用他的新歌给了我们另外一个答案,无论是作茧还是破茧,都要一如既往地自得其乐,“我们这种不愿长大的孩子不就喜欢这份作茧自得的任性吗?”

  简弘亦形容自己是一个不愿长大的孩子,他享受“作茧自得”的这份任性,他甚至会任性的说出“我不要市场,我就要我喜欢的”,可是真的能不要市场吗?

  “我记得有一个人的评论我挺有感触的,他说很高兴看到我发了《夜泪夜奔》这样的歌曲,他听我的歌是倒着听得,先听我第三张专辑《成人书》到第二张《柔软的国》再到第一张《树先生》,他说越听越悲伤,听到了一个音乐人慢慢慢慢的在向市场妥协,他听的我第一张是很个性很艺术化的专辑,到第二张可能慢慢市场化很流行很抒情,第三张更加符合这种自以为的市场定位,但是我觉得到了现在是个很好地时间节点,通过《声入人心》的节目让更多的人认识了我,我觉得之后不用有太多的顾虑,以前确实有考虑到一些生存的问题,是不是在自己能够接受的同时更多的让市场去接受,现在这张专辑其实是很好地融合了自己的喜好和大众听觉的审美。”

  那时我还不是很能理解这个粉丝的心情,不过现场听了简老师的这番话我决定回去也要这样倒着听这些专辑,于是在一个静谧的夜晚我打开了音乐播放软件从第三张专辑《成人书》开始听起,我清楚的记得听到第二张专辑中的《感觉好像在一夜之间老了好几十岁》时忍不住落泪,看到评论里简弘亦的留言写道“这首尘封9年的压箱之作不知道是不是史上最长歌名,虽然我现在还不红,也要不到太好的宣传位置,但希望这首歌不要沉下去。”眼泪更是抑制不住的往下流,一首好的作品却不能被更多人看到的无奈与无助,当听到第一张专辑《树先生》时我终于感受到简弘亦所说的“越听越悲伤”,《树先生》这张专辑让我重新认识了简老师,看到了更加多变的简弘亦。

  直到第四张专辑《茧?》的出现,让我感觉好像当初的那个简弘亦又回来了,随着时间的积累岁月的沉淀,他最终没有向所谓的市场妥协而是选择了一个更成熟更睿智的方式做音乐。“我现在做音乐分了好几个板块,比如我做影视音乐的时候,不是为了我自己去写的是为影视剧服务的为导演、编剧和观众服务的,那这种歌曲就不能说“只要我喜欢”哈哈哈哈,应该是“我要你喜欢”,像我自己专辑中比较个性的歌曲那就真的是“只要我喜欢”,我觉得不矛盾,作为一个专业的音乐人,不管是商业的为客户写的还是为自己写的,都能够很好地去完成。”

  不论是十年前那个有些放荡不羁爱自由的叛逆小青年还是今天眼前这个成熟稳重对待音乐严苛的全能制作人,对于自己的音乐他依然选择“只要自己喜欢”,他不是叛逆也不是任性只是不忘初心,“做音乐的初心可能还是自己喜欢吧,因为我最早做音乐的时候其实就是真的很喜欢音乐,如果说哪一天做音乐做到自己不喜欢的话那就真的是违背初心了,到现在为止我是觉得自己还一直是一个初心不改的状态。”

  我想每个创作型音乐人最害怕的就是“江郎才尽”的那一天,作为唱作人的简弘亦也不例外“肯定是都会害怕的,因为现在工作越来越忙了写歌的时间会越来越少,我最近差不多又有大半个月没写歌了,一旦太久不写歌我就会焦虑,我会反思自己到底在干吗,状态会特别不好,我会马上去写歌如果写出了一首满意的歌我就会松一口气觉得还好。想要避免“灵感枯竭,江郎才尽”,还是不能够放弃继续学习的状态,我以前是怎样学习的我现在还要保持当时的状态,活到老,学到老,应该是不会有“枯竭”的那天的。”

  和简老师的这次采访对话是深刻且有趣的,被梅溪湖女孩称为“简佛”的人真的不负这个称号,如果可以用三个词形容自己的话您觉得会是什么?“悠然自得、慢(我工作的节奏很快生活中的心态很慢)、苛刻(在工作和音乐的细节上现在越来越苛刻了)”。

  “初闻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当有一天你听懂了简弘亦的歌,我想你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其实我刚开始是准备画一条河,然后画着画着我就想画一艘船,但是这个船画的不太像我就想那就画几只海鸥吧,然后发现海鸥画的也不太像,不如就把海鸥画成山,于是就有了这幅画。

  A:我觉得“简约”是一个挺不容易的栏目,坚持做了两年感觉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也要特别感谢大家能够一直相互陪伴,我们继续加油,说好的30年一万首歌。

  A:我应该有小十年没有拉过二胡了,我其实在五六年前一个通告上有试拉过一次,真的拉的跟“摔跤”一样,希望有机会吧,上次跟高天鹤说过我们一起来一个二胡的二重奏,找机会和他约一下。

  A:腹肌还没有练出来,还差一点点,这个临界点真的还蛮难的,主要是我现在的体重已经达到了我的理想值,现在让我继续瘦我还不太想瘦哈哈哈,所以继续加油吧,现在要练出腹肌需要增肌和瘦身同时进行,希望一个月之后吧。

  Q:以后是要搞长发了吗?超喜欢新歌《夜泪夜奔》和新造型,越来越文艺看到了不一样的简老师,能听一听简老师对于摇滚的看法吗?

  A:我觉得摇滚乐是现在所有流行乐的基础,在我还很小第一次接触摇滚乐的时候感觉世界上原来还有这么好听这么特别的音乐,再后来我自己组建乐队的时候我整个创作的形式和音乐审美的鉴赏力都是从当时的摇滚乐队从他们的身上学习和借鉴,我觉得以后的音乐,摇滚乐在流行乐中所处的位置会有些尴尬,因为现在基本上是电音的时代,摇滚乐的比重会越来越小,但是我相信摇滚乐的精神是永存的,未来的音乐一定是融合各种风格的,我相信摇滚乐一定会迸发出一些新形式。

  A:好吃的米粉啊,那些店我忘记叫什么名字了,在朝阳公园小巷子进去有一家湖南米粉店还不错,北京其实也有几家做湖南米粉的,其实做的都是改良过的不是很正宗,我觉得一定要吃正宗的还是要去到我们老家那边。

  A:对我比较难得可能是儿歌哈哈哈~我这种声音唱儿歌肯定是唱不了的,只能够装作大灰狼讲故事。在音乐上我自己演唱的风格相对来说会少一些,因为男中低音的局限性还是挺大的,如果唱一首很活泼的歌就很奇怪,但是我作为一个制作人来说的话,音乐风格上其实是没有限制的,任何的风格我都愿意去尝试和学习。

  A:天生的,我甚至还想美黑,我晒太阳总想让自己晒黑点,其实现在已经是晒黑之后的样子,每过一个冬天又会白回来一点。

  A:双十一?这个是女孩过的节吧哈哈哈~好像双十一会打折,像我们这种平时想买东西都是随时买不会考虑折扣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我觉得今天拍摄是很清新的状态,跟我之前大部分的拍摄感觉不太一样,今天所有的场景和服装、妆发都是有一些淡淡的日式的风格,这种感觉我其实还蛮喜欢的,应该会呈现出和之前又不太一样的感觉,如果用一首歌形容的话我觉得会是《小幸运》。

  A:我平时自己的话头发做不了这么蓬,然后也不会卷这么多,今天的造型老师特别给力,完成了我平时有些做不到的造型,我觉得今天的衣服我也还蛮喜欢的,挺清新的,我平时生活中其实很少这样穿,我觉得之后生活中可以这样去打扮一下。

  A:我其实是个音乐器材的发烧爱好者,我平时戴的最多的就是耳机,今天拍照就没有戴,我觉得这算时尚单品吧哈哈哈。

  Q:第二首歌《深夜酒馆》也是关于夜晚的,所以你一般是在深夜比较有创作的灵感吗?

  A:我觉得每个人在深夜的时候都是脆弱的,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千万不要做决定,这个时候的人是极端敏感脆弱的,这个时候人做的决定往往是很个人英雄主义是很激进的,我曾经在夜晚做过很多白天不敢做的事情,比如说《夜泪夜奔》中的状态,有时候想发泄情绪会在夜晚真的去跑一下,夜奔哈哈哈哈......白天不敢让人看见,在夜晚的时候就无所谓了别人也看不到你,这个时候可能真的是属于自己的一个世界。

  A:我觉得(创作OST)是一个更难得挑战,其实给自己写歌更像是做艺术,做艺术就是你觉得自己是一个艺术家的时候你就已经是一个艺术家了,给影视剧写歌的话,要满足很多元素要求,比如导演他有他的意见,制片人可能也有他的意见,编剧老师可能也有自己的意见,然后我自己对自己的音乐也有一定的要求,那综合起来要同时满足很多人的要求,这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曾经做《思美人》的时候,这首歌写了一年半,中间改了三四个版本,就是不断地推翻之前的需求,他们需求有时候会变,你知道的做乙方有时候就是这样子的,他们今天可能说就写这个吧写完之后他们可能说我们词全改了要再写一下,在这种过程中其实很磨炼自己,就跟我们在生活中一样,很多事情并不是一帆风顺,通过这种跟影视剧的合作我是觉得一旦最后完成了一个让大家都满意的作品,是一种蜕变,自己的性格上也会有蜕变,作品真的是会越改越好,比如说《不染》也是,当时是我十年前写的歌,后来也是重新改了三个版本才有现在的《不染》,我是特别乐于去做这样的挑战。

  A:我其实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如果一定要我选的话我可能会做一个音乐老师吧。

  A:大家知道我的阳历生日是10月6日,其实我的农历的生日是9月初三,我家里面是给我过农历生日的,今年的农历生日刚好是国庆节,我们一起看大阅兵同时自己又在过生日,我觉得这个是我特别特别难忘的,也是很让我骄傲很感动的,看到我们国家越来越繁荣富强,突然感觉今年这个生日过的很有意义。

  A:健身也算是一种放松吧,我很喜欢看书、追剧,但我追剧都是追的一些比较现实题材的或者有一些比较烧脑的。

  A:我想对大家说,首先非常感谢大家这么久的陪伴,希望我们一样每天为了自己的梦想加油,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