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乌土访问日记
    发布日期:2020-02-23 18:24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年12月18日至25日,我奉命带经贸代表团出访乌克兰和土耳其,以期扩大政府和间的人才、技术、资金、贸易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短短8天时间,代表团一行既经历了旅途中的艰辛与惊险,又收获了合作成功的幸福与喜悦,还了解了这些国家的社会与人文……现以日记形式呈现给读者,与大家共同分享这种经历与收获。

  18日凌晨50分,代表团由北京国际机场搭乘土耳其国际航空TK021航班,经伊斯坦布尔国际机场转乘TK457国际航班,于9点10分抵达乌克兰首都基辅国际机场。

  好笑的是乌克兰首都基辅的天气颠覆了大家的认知。赴乌前,代表团成员在北京集合一起晚餐,北京的温度在0℃左右,大家普遍感受到了寒冷,按照惯性思维认为,乌克兰会更冷,每个人都做足了防冻的“功课”。岂不知,这天基辅艳阳高照,惠风和畅,温暖如春,地面温度达到16℃,大家来不及更换臃肿的棉衣,都热得很狼狈,也让乌方接待我们的人感到惊讶和错鄂,甚至还有些窃喜,好不尴尬。

  大家经常说舟车劳顿,这次我们算是真正体验到了舟车劳顿的辛苦。说是18日到达基辅,实际上代表团成员从17日上午就开始由各地奔赴北京集合,18日9点10分再加上时差6小时,实际上已是北京时间15点10分才抵达基辅国际机场,已经折腾了两天一夜。值得一说的是,由伊斯坦布尔转机飞往基辅的TK457航班,在即将降落的一刹那,飞机又突然升空飞行20多分钟才又安全着陆,期间机组没有给出明确的解释,大家在飞机上都很惊恐,议论着这一突然变故的原因,猜测着将要发生的事情。我的心里的确很害怕!不仅是因为乌克兰东部在打仗,而且还因为临行前我在与家人辞行的时候,我家属让我的小孙子说一路平安,我小孙子脱口而出说:飞机掉下来!尽管我不信迷信,但在我的家乡自古却有小孩说话灵验的说法,一路上我心里确实很忐忑,又突遇这种事件,在这种恐惧和变故的煎熬中飞机终于安全着陆了,这才让我深深松了一口气。

  即便如此,代表团依然应邀拜会了乌克兰国家议会和数字化转型部,分别会见了乌国议会常务副议长斯蒂芬丘克·鲁斯兰和数字化转型部副部长亚历山大·博恩雅科夫,就有关营商环境、法律政策以及区块链合作等事宜进行了座谈和交流。所到之处,我们不仅真切感受到了各界对代表团的热情和友好,而且真正看到了各级官员和企业寻求投资与合作的急迫心情。

  此后,代表团又出席了乌克兰FISON公司与中国山东德塔区块链科技有限公司、新海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建设区块链研究院和战略合作协议签约仪式。至入驻酒店已是当地时间晚上9点多,也就是北京时间19日凌晨3点,至此代表团实际上已经连续工作了两天两夜,我也的确觉得疲惫到了极致,站着都能睡着。

  一大早,代表团就匆忙赶往乌克兰国家经济部,与经济部副部长兼投资招商局长弗拉基米尔·斯塔夫纽克及有关官员会谈,共同探讨了在基础设施建设、技术合作、企业重组和农业开发等方面的相关政策和途径,商定了全面合作和建立友好交往城市等相关事宜,约定明年四月份在潍坊签订友好交往协议。

  在与经济部官员座谈中,我们了解到,在广袤的乌克兰平原上有190万平方公里的黑土地,为世界著名三大黑土地之首。每年大小麦、玉米等谷物产量达8000万吨,葵花籽、油菜籽、大豆等油料作物产量4000万吨,仅此就可养育一亿多人口。所以多数粮油作物必须出口海外,其中10%以上出口中国。第二大黑土地在美国密西西比河流域,面积120万平方公里,不仅养活了2亿多人,而且还有大量农产品及加工成品出口其他国家。第三大黑土地在中国东北平原,面积107万平方公里,每年产量约2.4亿吨,是我国著名的“北大仓”。为此,大家都很感慨: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当日上午,代表团还与乌克兰国立航空大学安德烈·拉别金斯基院士团队、乌克兰国家科学院新材料研究所尤里院士、乌克兰通用飞机设计所所长特拉斯·拉德先生进行了洽谈和交流。出席了他们与山东中创新材料公司共建中乌玄武岩创新材料研究院、共建山东院士工作站以及固定翼飞机生产培训合作协议签约仪式。有意思的是他们在飞机俱乐部的跑道上开过两架飞机来,中间拉一横幅,前边摆上桌子就把协议签了,既简单隆重又富有仪式感和现场感。

  一起午餐时,我们在交谈中得知,他们的俱乐部、研究所、研究院都属于第二职业,是业余时间自己搞的。在乌克兰,兼职或第二职业很普遍也很平常,不仅他们这样搞,从官员、公职人员到一般公民,几乎个个都有兼职或第二职业。

  下午,我们访问了乌克兰华人华侨协会,与当地企业探讨了相关合作事宜。受鲁能足球学校和体育部门委托,赴基辅乌克兰足球联合会拜访了主席安德烈·帕维尔科和副主席瓦蒂姆·考斯提彻恩科及相关官员,达成了乌克兰足球俱乐部与鲁能足球学校定期互派队员交流和开展友谊比赛的协议。这是代表团在乌期间唯一一次让乌克兰人感到自豪的交流,也是唯一一次让乌克兰人挺直腰板的谈判。他们详细介绍了乌克兰足球在欧洲乃至世界的地位,讲了青年足球队如何在欧洲乃至世界杯取得冠军……

  按原定计划,今天代表团一行由基辅到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市访问,一是参观考察第聂伯南方机器厂,二是与第聂伯市政府和商会进行合作洽谈。

  早饭后,代表团一行在乌方接待人员尤利娅陪同下准时抵达波里斯珀尔机场并顺利办妥手续,按预定行程,搭乘PS9003航班于15:00飞抵第聂伯市开展访问活动。但意外的是在即将登机时,机场突然宣布航班晚点,没有说明晚点原因,直到18:00才抵达第聂伯,只好取消当日下午考察和会谈行程。

  在机场逗留期间,由于无事可做,加之与乌方接待官员熟悉了,遂闲聊起来。我问:苏联解体前与解体后,对乌克兰来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对方遂答:解体前都有钱,但什么东西也没有;解体后,什么都有了,但就是都没有钱了。我又问:都说乌克兰经济不景气,为什么满街都是名车、豪车,还堵车呢?对方脱口而答,虽是名车、豪车,但都是从欧洲买来的二手车,新车买不起,90%的人都买二手车。我接着问:居民收入状况如何?对方回答:大学生包括研究生入职,一般月收入70美元左右。聊到此处,尽管意犹未尽,但考虑到对方的感受,实在不好再就此话题问下去了,只好转向其他话题。在场的代表团成员听了之后都感到很惊讶,无不为乌国的处境感到惋惜。

  晚上我们按照约定,到南方机器制造厂专家安纳托利家做客,安纳托利今年65岁,已经退休,现在一家电子公司打工。他的太太柳德米拉也已60多岁,原是医院的内科主任,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本市最大的医院,至今已工作40年,也已退休,但仍然继续上班。据安纳托利讲,他从第聂伯国立大学毕业后,就被分配到南方机器制造厂工作,一直干到负责金属材料的总工程师,他和太太的退休金都是每月100美元,现在上班每人每月还有200美元薪水,在乌克兰算是高收入家庭。安纳托利一家住在高层专家公寓内,像是我们七八十年代的城市住宅,共三室一厨一卫,不到100平方米,其中有两间是卧室,一间作客厅,阳台是两位老人多年来的书房,没有其他活动空间。说起对苏联解体前后的看法,老人非常激动地说,在乌克兰50岁以上的人都觉得前苏联时期很好,创造了许多辉煌;50岁以下的人都觉得现在好,自由。关于对现状的看法,老人说,虽然苏联解体大家始料未及,但却满足了人们渴望变革的心理。让人们没有想到的是,越变越糟,普遍感到没有出路,无所适从,以至于在选总统这样的重大抉择上,完全跟着感觉走。因为泽连斯基在《人民公仆》电影中,扮演的总统形象比较好,人们就投票选择了他。从与他们的近距离交谈中,我们真切感受到了人们的无奈,也切实感悟到了“国弱家贫”的道理。

  今天是周六,突然变天了,小雨还带着雪,寒风凛冽。乌克兰所有机关、企业包括商店都找不到人,代表团一行也是一天只吃了早、晚两顿饭。

  上午,代表团一行拜访了第聂伯市商会,因为头一天的安排因故取消,有约在先,商会常务副会长尼娜·阿列诺维奇和有关官员才破例与我们会见,就组织企业互访和开展全面交流合作进行洽谈,并达成一致意见,与我们商务局签署合作协议。

  下午,经第聂伯市商会给我们联系,代表团参观了乌克兰航空航天博物馆,南方机器制造厂的一位退休老专家为我们做了讲解。博物馆收藏有前苏联第一枚制导导弹、第一枚运载火箭、第一个航天器。这些都是南方中央设计局和南方机器制造厂联合研制生产的。据了解,从上世纪50年代起,前苏联就在第聂伯市设立南方中央设计局和南方机器制造厂,为前苏联设计制造了半数以上的洲际导弹和数种型号的运载火箭包括航天器。该局和企业研制生产的SS—18重型洲际弹道导弹,是世界上威力最大的导弹,可携带10枚55万吨当量的分导式核弹头以及40多个诱饵。在世界上可谓首屈一指。直到现在,南方机器制造厂仍然是乌克兰最大的航空航天生产企业。讲到这些,老专家的自豪和骄傲溢于言表。

  当老专家讲到上了美国人的当,现在整个工业体系全毁了,我们只能给美国人干配件,以至老泪纵横。接着他说,中国行,中国才是世界头号领导者。

  尽管老专家这样讲,但我们在首都基辅接触到的官员和年轻人的观点却与其相反,他们怨恨俄罗斯,认为所有不幸都是俄罗斯造成的,俄罗斯不仅霸占了乌克兰的土地,还挑动和支持东部地区两个省洲闹独立。由此可见,在一个国家人们的信仰和思想统一是多么重要啊!

  按照行程安排,今天代表团应该是很赶!早上7:00就要乘车启程赴另一座城市,也就是扎波罗热机场,下午搭乘土耳其飞马航空PC433航班直达伊斯坦布尔老机场萨比哈哥克塞恩机场,晚上入住伊斯坦布尔SV酒店。

  扎波罗热机场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小的机场,像我们内地乡镇的汽车站,反正比县城的汽车站小多了,一栋陈旧的二层小楼,总共不到10名工作人员,但工作紧张有序,国际化程度很高,能飞国际航班。

  代表团在办理登记手续时,问题发生了,机场从来没有接待过此类代表团,也从来没有为前往土耳其不需签证的中国旅客办过手续,没经历过所以不能放行。翻译好说再说,一直折腾了近一个小时也没有结果,只好跟我们说:坏了!这个机场的工作人员英语太差,我讲的他们听不懂,他们讲的我也听不懂,没法沟通了。关键时刻,代表团的另一成员跟他们“火”了,用俄语跟他们讲,我们是你们政府邀请来投资的,你们不给我们办手续,我们只好回去给你们政府说这种营商环境我们不来投资了!还别说,让他这一“吓唬”,还真管用,负责出关的官员立马给我们赔礼道歉,并理了通关手续。18时按预定计划入住伊斯坦布尔SV酒店。

  此事给了我们深刻启示:一是无论何种文化和社会制度,钱是相通的,只要说投资什么都可以通融。二是规则的普及很重要,实际上我们有些小机场也存在这样的问题,改善投资环境就是应当从解决这些小事和具体事抓起和做起。三是要全面提升工作人员业务水平和服务意识,为投资者创造最佳营商环境。

  今天主要安排了三项活动,一是访问伊斯坦布尔大学,考察校企合作,推动合作办学;二是到伊斯坦布尔自贸区考察,协助企业解决通关及保税方面的问题;三是拜会伊斯坦布尔市政府,探讨建立协作机制,为我在伊投资企业共同创造良好发展环境。

  伊斯坦布尔自贸区管委会主任拉比耶·盖莱特利和运营公司总经理哈康·谢阑等相关官员接待我们,并召开相关入区中资企业座谈会,共同探讨了双方关心问题的有效解决方案和实现路径。伊斯坦布尔自贸区与我们的海关特殊监管区体制、机制和政策基本是一致的,不同之处主要有两点:一是体制上,我们是由所在地政府代管,国家相关部委等业务部门主要是负责业务指导;而土耳其则是由中央政府直属,直接从商务部派驻干部管理,地方则是通过运营公司提供相关配套服务。二是我们除赋予减税让利政策外,更多的是注重营商环境的改善,特别是通关便利化;而土耳其则更注重减税让利政策,在营商环境改善方面下功夫不多。目前伊斯坦布尔自贸区入区企业达到600家,进出口贸易总额占全国总量的40%以上。

  伊斯坦布尔市政府办公大楼很气派,可谓该市最现代、最豪华的建筑,管理也十分到位和有序。市政府副秘书长塔尔顾特·图恩卡伊·昂比尔金向代表团一行介绍了伊斯坦布尔市情和吸引外资的优惠条件。据讲:该市人口约占全国五分之一,但经济总量却占全国40%以上。在座谈交流中,对伊斯坦布尔市明年赴中举办投资说明会和寻求友好城市建设达成共识。现场解决了中资企业在伊有关工作签证、享受优惠政策中遇到的问题,以及在新机场建设保税仓库和产品展厅等事宜。代表团普遍感到,伊斯坦布尔地理位置优越、政策优惠,发展潜力很大,目前是很好的投资发展机会。

  当日,代表团还参观访问了伊斯坦布尔科技大学,重点探讨了造船与航海领域教学、科研与我有关院校、企业合作事宜。与院长侯赛因·伊尔马兹和相关专家、教授的会谈中,他们对中国的大学与企业大加赞赏,表现出浓厚合作兴趣,主动提出与我合作的愿望和要求。

  博斯普鲁斯海峡是沟通黑海和马尔马拉海的一条狭长航道,将土耳其分隔成亚洲和欧洲两部分,全长30公里,两岸为坚硬的岩石,岸壁陡峭,水流湍急,最宽处3.6公里,最窄处708米,最深处120米,最浅处27.5米,为沟通欧亚两洲的交通要道,也是黑海沿岸国家出外海的第一道关口。海峡内大小船只川流不息,一派繁忙景象。横跨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大桥有三座,分别是1973年建成的欧亚大桥、1988年建成的法蒂赫大桥和2016年建成的博斯普鲁斯海峡大桥。据说,我国第一艘航母辽宁号的舰体就是通过这个海峡由乌克兰来到中国的。当时还被土耳其勒索10亿美金,多亏希腊作保才要了回来。

  说是出访土耳其,实际上仅是到伊斯坦布尔开展商务活动。土耳其是一个横跨欧亚两洲的国家,无论地理位置还是地缘政治,战略意义都十分重要。土耳其是典型的穆斯林国家,但宪法规定为民主、政教分离和实行法治的国家。土耳其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均实行欧洲模式,是欧盟的候选国,但是欧洲人从骨子里就不认可他们是欧洲人。我们从媒体看到,土耳其经常有边境纠纷甚至战争,其实他们却很和平和安定。土耳其有8200万人口,GDP接近8000亿美元,其经济核心城市为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别名“七座山丘的城市”,因为城市的老城建在七座山丘上,一眼望去,七座山头,满山遍野,尽是建筑,在起伏的山峦和绿树掩映中,错落有致,如入画境。博斯普鲁斯海峡将该市一分为二,成为一城跨两洲的城市。伊斯坦布尔是土耳其最大的工业、运输、贸易和文化中心。全国50%的进口、15%的出口通过该市进行,工业资本、工人人数以及产量均占全国50%,生产总值约占全国的51.5%。伊斯坦布尔是座能给人带来遐想的城市,整个城市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是世界名城、一线城市、著名旅游城市。更为可贵的是,世界各种文化都能在这里交汇、集中、融合、发展,这才是伊斯坦布尔的真正魅力。

  下午,代表团还与土耳其努努建筑纺织产业公司亚翰·卡拉卡亚、哈坎·布尔谷鲁等高管进行洽谈,就中微光电子与其合作,在伊斯坦布尔合作建设智慧城市达成共识。

  晚上我们参访了土耳其中国工商总会,与会长江小斌、副会长胡小萍、秘书长尤忠义、副秘书长叶连明及中资企业代表一起座谈,共同探讨开拓土耳其投资和贸易市场事宜。据了解,该商会一直致力于促进中国和土耳其的经贸交流与合作,已成为中土两国相互联系、资源共享和宣传推介的良好平台。商会对土耳其的评价是,人多、好战、团结,所以欧洲怕他、俄罗斯拉他、美国恨他、中国用他。经他们这么一说,我顿时感到这个国家和民族的神秘。

  到24日,代表团已圆满完成这次出访任务,25日代表团启程回国。在TK020国际航班上,尽管疲倦但毫无睡意,几天来乌克兰、土耳其访问活动,像电影回放一样历历在目,也让我深深思考了这样一些问题。

  国家有地位,人民才有尊严。代表团这次出访乌克兰和土耳其,所到之处受到很高礼遇和热情接待,确实感受到了中国人在国外的尊严,内心充满了作为中国人的自豪和骄傲!回想这些年,我们在世界各国开展经济、贸易、技术、文化交流活动中受到的尊重,确实与过往大不一样。所有这些都是我们国家强盛带来的,靠的是综合国力、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的支撑。这更让我看到了我们国家制度、社会制度的优势,对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更有了信心,任何情况下都不动摇、不折腾。特别是在发展问题上,更是应该作为第一要务、中心工作坚定不移,始终不渝推进更高质量、更高水平发展,不断提升我们的国家实力和国际地位。

  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不断拓展发展空间。中央提出并实施的“一带一路”战略,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所到之处都有专门机构和人员研究相关政策、发展趋势和如何参与共建,有些已经初见成效。实事求是地讲,我们在这方面也取得了巨大成功,最主要的就是拓展了发展空间,开放发展有了更大回旋余地。为此,我们必须形成广泛共识,主动参与共建,发挥引领作用。注重研究推进方法,纵向国家、省、市、县各个层面都应明确主攻方向、推进重点、责任义务;横向经济、文化、技术、投资等要精心研究自身优势,推动向更大范围、更广领域、更深层次方向走;无论是纵向还是横向,都必须坚持政府主导、企业主体、民间主动的策略,进而实现上下联动、左右协调、共同参与的生动局面。加大“一带一路”建设力度,加快研究制定“一带一路”规则,并使之尽快成为国际惯例。明确任务目标,建立考核机制,形成正向激励,充分调动方方面面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积极性。

  发挥企业主体作用,促进经济全球化。加速世界多极化发展,企业是主体。回顾这些年出访的所见所闻,无处不有中国企业的影子,大家津津乐道的也是华为、潍柴、中兴、中外运等中国企业的名字,企业已经成为推进开放、合作、共赢的主力军。据调查了解,乌克兰每年需农机两万台,雷沃重工的市场份额就占了接近一半。潍柴在土耳其及周边国家销售的发电机组及船机今年可望超过1亿美元。这些企业不仅自己获得了利润,也为所在国创造了财富。鼓励企业主动走出去,参与各种要素资源的重组并购、优化组合,拓展重要原材料、关键零部件、核心装备等进口来源,实现增值增质增效。支持企业积极参与国外重大工程、基础设施建设,逐步把中国标准变成世界标准。坚持共建共赢理念,引导企业参与世界各国教育、医疗、健康等民生事业发展,以赢得世界人民的认可和拥护。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国家卫健委:22日全国新增648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病例76936例

  中国投资者闻到了“牛市”的味道 A股成交量连续三日破万亿 创业板指再创反弹新高

  最高层重磅定调!疫情得到初步遏制!784字聚焦经济 重点提及10大行业

  习给比尔盖茨回信 感谢盖茨基金会支持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

Power by DedeCms